作文大全| 范文大全| 小学作文网| 文档| 考试| 学习

李书福的快乐哲学【深度】w6e

7月20日晚上,已经五年没有为新车站台的李书福,以“神秘嘉宾”的身份出现在了吉利星越L的发布会上。

和五年前亮相(|)上市发布会一样,李书福此次依然没有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星越L这款车本身,而是出人意料地宣告了吉利的全新品牌价值主张——“因快乐而伟大”。

熟悉吉利的人对于“快乐人生吉利相伴”这句品牌主张不会陌生,“快乐”,一直是吉利品牌价值的核心,也是李书福和他的吉利创立35年来的奋斗目标,但是显然,从(|)开始,“快乐”将成为基本要求,“伟大”才是吉利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

李书福为什么要让吉利从“快乐”走向“伟大”?吉利又将如何实现?

1

稻盛和夫在谈到领导力的重要性时曾说过:不管国家还是企业,其兴衰成败往往都是由领导者决定的。

在中国,这句话最好的佐证要数华为。

20年前,在一片营收增长的喜悦氛围中,任正非用一篇让无数后来者惊叹的《华为的冬天》为全体华为人敲响了一记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的警钟,也为华为迈向伟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李书福对吉利的期许或许同样来自对汽车工业的危机感。

今年2月,一篇被命名为《我对当前形势的判断》的万字内训稿在整个中国创业圈和工商管理界被广为传阅,它的作者正是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

在此之前,李书福极少发表超出汽车范畴的言论,但是在这篇讲话中,李书福以前所未有的高度,从国内国际双循环、企业治理能力、科技探索、产业跨界等领域表达了自己对后疫情时代世界政治格局、全球化以及新商业的六大洞见,其中当然也包括对汽车业的判断。

对于汽车工业的现状,李书福并不乐观。

在他看来,汽车产业已经开始一场从理论到实践、从传闻到现实、从小规模到大规模、从局部到全局、从边缘到中央的“暴动”,传统汽车公司稍有不慎,就会成为被“革命”的对象。

他又把汽车公司面临的挑战比作一场新的马拉松,而且是一场没有尽头,只有开局,没有方法,只有方向的赛跑。李书福的判断是,在这场全球所有汽车工业企业都逃不过的马拉松中,存活下来的数量将不会太多。

吉利,在这个过程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这个问题在那篇讲话中并没有直接回答,但是在星越L的发布会上,李书福显然已经给出了答案和方向:吉利必须选择走向伟大,否则就会和大多数传统汽车企业一样被无情淘汰。

2

这样的危机感,和去年华为生死存亡之际任正非说出的那句“除了胜利,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和始终眉头紧锁的任正非不同,李书福即使面对着万丈深渊的挑战,依然能够笑着去面对。

在同一代创业者中,李书福是少数的乐天派,在镜头面前永远憨憨地微笑着——这种微笑不是伪装,事实上,李书福非常擅长用自己的“快乐”哲学去解决各种问题。

1998年8月8日,吉利生产的第一辆车成功下线,尽管车辆尚未列入国家规定的生产目录,但李书福还是专门搞了一个“下线仪式”,发出去700多张邀请函,办了100桌酒席,结果来捧场的只有一位副省长。

哭笑不得的李书福并没有放弃,第二年,时任国家计委主任的曾培炎视察吉利集团,李书福抓住机会说出了那句登上无数媒体头条的经典名言:“请国家允许民营企业家做轿车梦。如果失败,就请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吧。”

最差的情况不过是失败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或许正是这样的乐观打动了主管部门,让他们明白了李书福造车的决心,于是,在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前一天,吉利得以转换手率正,成为中国首家获得轿车生产资格的民营企业。

数年后,在并购沃尔沃的过程中,李书福再次用快乐哲学化解危机。

众所周知,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或投资设厂时,最大的拦路虎往往不是企业的文化或是财务状况,而是当地的工会制度。2019年拿下了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的《美国工厂》讲述的正是中国玻璃业巨头福耀在美国建厂过程中与美国工会的激烈博弈。

吉利并购沃尔沃时,同样遭遇了类似的挑战。

在一次竞购会议上,沃尔沃的一位工会领袖突然向李书福发问:“李先生,你能否用3个字说明白,为什么吉利是最合适的竞购方?”

当时,看中沃尔沃的不只是吉利,感兴趣的买家中,无论是宝马、雷诺,还是中国的上汽、东风,实力都要远强于吉利。

当会场的所有人紧张地注视着李书福,主持人正准备打算打圆场缓解尴尬时,李书福微笑着脱口而出:“我想说的3个字是——I Love (|)!我爱你们,我热爱沃尔沃成熟的商业文明和优秀文化,爱惜沃尔沃的创新能力,爱护高素养的全球沃尔沃员工。如果并购成功,这就是吉利的责任和义务!”

李书福话音刚落,现场就响起了热烈掌声。据说,当时这位提问的工会领袖激动地站了起来,将一枚沃尔沃徽章别在了李书福胸前。

这样的回答,显然打破了北欧人对中国企业家的刻板印象,但是对李书福而言,这种乐观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2018年,在一篇致敬改革开放40年的万字长文中,李书福曾谈起自己放牛的经历对自己的启发:

放牛时,与牛沟通交流,虽然用弹琴的方式很难奏效,但只要方法得当,态度真诚,就会实现有效沟通,比如白天把牛喂好,晚上为牛驱赶蚊子,用合适的方法让牛满意,就可以实现合作多赢。

李书福说:“人与牛之间都可以合作得很好,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不能坦诚相处呢?”

3

仔细观察吉利的发展和成功轨迹就会发现,李书福的这种“与牛同乐”的哲学早已融入了吉利的基因。

在为用户和合作伙伴带来“快乐”方面,吉利鲜有对手。

在成功“转正”两年多后的2004年,吉利推出了售价最低不到十万元的跑车美人豹,这款中国造车史上的第一款跑车,同时也是全球最便宜的跑车震动了整个中国汽车圈,由于缺少强大的动力,工艺也非常粗糙,美人豹算是是吉利的黑历史车型,饱受挖苦和嘲笑,但也正是这样一款惊世骇俗的车型让人们看到,只要能让消费者感受到“快乐”,这个来自浙江的“放牛娃”不怕出丑,敢于创新。

几年后,带着同样的勇气,李书福造出了(|)。

在帝豪之前,价格低廉、三大件不靠谱、缺乏行驶质感是绝大部分中国品牌轿车给人们的印象,只要预算足够,大多数人都会转而购买朗逸、(|)这样的合资品牌车型。

李书福显然是不服气的,中国品牌难道就不配让消费者心甘情愿地买单吗?为了造出一款能够让消费者足够“快乐”的车型,他把目光投向了欧洲:与欧洲知名设计公司共同研发,完全按照欧洲标准设计,最终,帝豪EC7横空出世。

帝豪EC7不仅是吉利发展史上的一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车型,也是中国品牌在家轿市场的亮剑之作。单以安全性为例,达到C-NCAP五星、E-NCAP四星评价的碰撞安全性就颠覆了国人对中国品牌家轿的认知。

对于来自帝豪的这份“快乐”,用户投桃报李。

在2009年上市后,帝豪迅速成为中国品牌A级家轿的冠军产品,2012年,帝豪首次登顶中国品牌轿车销量冠军,从2013年起,帝豪连续进入国内轿车销量榜内前十,成为极少数可以和合资家轿正面抗衡的国产家轿。截至今年6月,帝豪家族的累计销量已经超过320万辆。

除了销量上的成功,帝豪的成功给李书福带来最大的收获是吉利持续的爆款打造能力。

2015年,被誉为“最美中国车”的博瑞上市,首次打破了中国品牌在B级车市场无人问津的困局。

2016年,博越上市,一句“你好博越”把整个汽车市场拉入了以“你好”式唤醒为标志的车机智能化赛道。

2018年,缤越上市,同级别唯一的L2级自动驾驶再次刷新了汽车的智能化水准。

2020年,基于与沃尔沃联合打造的CMA架构,吉利首次在燃油轿车领域实现了整车FOTA升级,推出了中国星高端系列的首款车型星瑞。

所有这些车型的推出,无一例外都展示了吉利取悦用户的能力,在各自的细分市场也都取得了骄人的销量成绩。

博越上市五年,累计销量已接近125万辆,年均销量20万+,缤越上市三年不到,销量已经突破35万辆,平均月销量过万,星瑞上市8个月,累计销量已超过了8.5万辆。

这些爆款车型和帝豪一起,组成了牢固的产品矩阵,帮助吉利一步步走上巅峰。

2020年,在极端困难的市场环境下,吉利以132万辆的成绩超额完成全年目标,连续第四年夺得中国品牌乘用车销量第一,旗下领克、沃尔沃等品牌的发展也是持续向好。

这些,正是李书福指引吉利迈向伟大的底气。

4

但是吉利毕竟是作为传统汽车行业的代表,过去的成绩也只能代表过去的荣耀,有一种观点认为,今天的世界汽车产业与当年的手机一样,新势力造车就像当年苹果取代诺基亚一样,取代传统汽车公司。

李书福态度鲜明地否定了这个观点。

在他看来,汽车产业转型与当年的手机产业转型有着本质的区别,消费者为了更智能的手机产品,可以容忍死机,可以在安全性方面妥协,但汽车无论如何演变,安全和健康永远是前提。

这些正是传统汽车的优势,经过一百多年的实践与发展,传统汽车无论是在工艺、安全技术、用车环境适应性设计还是在技术稳定性、选材用材的把握性方面都有着天然的优势,传承与发扬这些优势,理应是一台汽车成功的基础,也是让用户靠得住、放心用的基本前提。

以安全为例,为了打造顶级的安全性,李书福在吉利成立之初就已经把目光瞄准了沃尔沃,把收购沃尔沃作为吉利的目标之一,而后者则已经在汽车安全领域扎根了近百年。

从1927年首创自动雨刮玻璃到1944年发明胶合夹层挡风玻璃,从1959年发明汽车三点式安全带到1967年发明背向式儿童安全座椅,从1995年推出第一个侧安全气囊再到21世纪以来发明一系列主动安全配置,沃尔沃在安全领域积累的功力显然不是一家新创公司能够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掌握的,即使是收购了沃尔沃的吉利,也是在收购多年后通过与沃尔沃联合开发CMA架构才得以顺利消化吸收这些经验。

同时,汽车工业作为一个复杂的制造业,打造出高品质的产品不仅仅需要质量体系和管理,也依赖一批高质量的技师技工人才,而这些绝非朝夕之功。

今年5月末,很少露面的李书福出现在了吉利旗下三亚学院2021年毕业典礼上,这位名誉校长兴高采烈地鼓励所有的毕业生“积极主动,时刻争取机会,不怕苦,不怕累,不怕付出,不怕别人笑话,不怕失败,只求机会,不惧挑战”,这些词语几乎就是李书福的成功简历。

三亚学院只是吉利教育版图中的一部分,在24年的造车生涯中,李书福创办了10所这样专注于培养汽车综合性人才的学校。

李书福把人才比作是一片森林,他认为,只有拥有一片生生不息人才原始森林,才有能力实现可持续发展。

2021年,吉利成为IATF国际汽车标准合作组织首个亚洲会员,参与世界质量标准的制定,这种认可的背后,吉利人才原始森林中成长起来的无数优秀技师技工无疑居功至伟。

另一方面,按照对安全的高标准要求,汽车上运转的软件也是必须经过量身定制,每一辆真正的智能化汽车上运行的软件必须个性化标定匹配,必须相互适配,绝对不能像手机那样拿来就用。

李书福认为,必须同时具备在品质、安全层面吸收传统汽车工业优势,同时主动拥抱智能化革命的产品,才配称得上一款划时代产品,也只有这样的产品才能够真正帮助一家汽车公司走向伟大。

李书福并不讳言,在他的眼中,星越L正是这样一款产品,在它的身上,人们既能看到传统汽车在工艺、安全等方面的所有优势,同时在人机交互、智能驾驶、OTA等智能化方面进行了最大程度的融合创新,并且,这些也是星瑞、星瑞S以及吉利后续所有由CMA超级母体孕育出的“中国星”产品的共同特征。它们的存在,不仅将为用户带来新的消费体验,也将会传统汽车转型升级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由此,吉利走向伟大的终极路径已经清晰地展现在我们面前,那就是成为传统汽车智能化变革的引领者,进而帮助整个传统汽车工业实现自我进化。

总 结

在汽车工业一百多年的发展史上,能够冠之以伟大的汽车品牌并不算多,造出汽车发动机的奔驰,发明流水线生产方式的福特,在混合动力领域登峰造极的丰田,或可位列其中,但是在新的智能化时浪潮的冲击下,即使是这少数堪称伟大的品牌,头上桂冠的光彩也多少有些黯淡了。

所以,刚刚迈过创业35周年的吉利真的能够最终到达“伟大”的彼岸吗?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够给出结论。

但可以肯定的是,面对老气横秋的传统汽车品牌以及缺乏底蕴的新势力,已经拥有强大架构造车能力并且能够始终和用户、合作伙伴一起“快乐”的吉利一定是全球汽车工业中最靠近“伟大”的一支队伍。

焦躁的看客们也不妨耐下心来,接受李书福微笑着发出的劝告吧:

“仔细观看这部百年汽车变革剧,好戏还在后头。”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3-25 14:31:49
网友评论《春节文体活动方案》
相关文章